当前位置:首页  »  熟女少妇  »  妩媚母女花

妩媚母女花

添加:来源:tiopf.com人气:17423

妩媚母女花

2010年的时候,安卓还不算普及,最火的还是诺基亚和三星。我当时的手机是E71,让我玩得特别溜,打字比用电脑还快,而且很多快捷功能,以至于我能在裤兜里不看手机,就能盲操作。特别怀念那个时候的手机,各种款式,又好看,又好用。不像现在,千篇一律的模样,毫无新意可言。

  好,不吐槽,回归正文。

  第一时间加上小雪,我就给她打了一大串话。大概的意思是,先夸了夸小雪是大孩子了,这么懂事,对妈妈真好之类的。又保证会对她妈妈好,约定一起安慰妈妈,让她的生活多姿多彩起来。小雪回的信息可是大有内容。听那个意思,她妈妈以前就找过网友,但是见光死,所以她妈妈很伤自尊,也没了自信。而且,听这个意思,她爸爸是在广西有了女人,是抛弃了她们母女俩不再回来了。再有,就是她对我这个人很喜欢,因为我一直在温柔的安慰妈妈,跟妈妈说很多掏心窝的话,让妈妈开心。

  现在想想,那时的小雪刚刚做了一件自认为极其伟大的事情,满心的骄傲欢喜,字里行间也禁不住流露出来。她还煞有介事的告诉我,她懂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事儿,她们班就有搞对象的,她都见过他们亲嘴儿。我问她有没有男朋友,她说没有,不过班里男生老给她造谣说谁谁谁喜欢她,可她觉得那个男生很闷,她不喜欢。

  时断时续的聊了一个下午,我问她妈妈干嘛呢,她说妈妈收拾阳台呢。我估计星月姐还是不好意思面对女儿,借故收拾阳台其实是躲着自己平复心情去了。聊到最后,小丫头告诉我,她知道妈妈的QQ密码,会不定时的上QQ看她的聊天记录。还告诉我,以后啥事儿不许瞒着她,必须告诉她才行。逗得我直乐。发了各种誓言,答应了她。小丫头又问我,哥哥,我这么帮你,你怎么感谢我呀?我赶快表态,买文具?不喜欢。买衣服?不用。带去玩?不要。那怎么办呀?小丫头回过来一句:“请我去吃肯德基吧!”哈哈,这么好打发的孩子,我立刻满口应承下了。

  当时还觉得,这生活太奇妙了。上了妈妈,女儿还给帮忙安慰。而且以后更不用担心女儿知道了。再往远了想想,我是不是可以晚上就住在星月姐家里了,哈哈哈哈。想想就美。

  可事实确实残酷的。接下来的日子,星月姐以最近先不见面,要挽回在女儿心中形象为由,拒绝了我的几次邀约。而我,已经通过星月姐的空间评论,联系上了老六,开始和老六聊得火热。

  这样看来,那时的我真薄情。这边还没怎么着,那边就又勾搭上了她的干姐妹。但是,我想每个能称作猎人的狼友,每个老司机,每个过来人,大概都能理解当时我的心态。

  那是一种怎样的诱惑力啊。你知道那个女人没老公,只有个经常不回来的老铁,她又给你抛了媚眼,心里清清楚楚的知道这女人也对你有意思,只要搭搁上,就一定能操了,而且女人也愿意让你操。你说,你的心还能踏踏实实的守得住吗?

  男人们可以这样想一想,玩过传奇的兄弟,你刚爆了一件屠龙,祝福油喝到了幸运7,然后就下线了。你说你怎么忍得住好些天不上线去显摆一下,不去杀两个人试试刀,不在公会里炫耀炫耀呢。

  女人们可以这样想,刚知道万达里古琦专柜3折出一款包,而且就剩下一个你喜欢的颜色了。你说,你能忍受不去买?不去败?不可能!对不对?

  我就是这样,当有这么一个机会时,我什么都顾不上了,一门心思只想赶快把这个女人拿下了。

  拿下老六的过程比较有意思。星月的QQ用的是自己的大号,也就是说,她就没想过再弄个小号隐蔽自己,而是一片赤诚的用自己的大号在网上交友。这个实在的姐姐呀。她的空间里经常会转发一些鸡汤文,每次都会有一帮人点赞。空间里点赞的人,不像微信朋友圈,只能看到自己好友的,而空间是所有人都能看到。于是我就细细筛选了她的空间点赞人,筛选出几个频率最多,而且留言明显是闺蜜类的,然后挨个儿申请好友。

  于是,我加了老三、老六、老八。她们姐妹中的三个,哈哈。

  当然,那会儿我还不知道是谁呢,但我琢磨了一个很好的借口。我说我是星月姐的朋友,她最近心情不好,一直不见我,我担心她,有没有别的办法。于是在空间里找她的好朋友,想通过这个办法找到她的干姐妹们,拜托姐姐帮忙安慰一下。

  于是我加上的那三个姐妹很爽快的通过啦。也立刻就熟识了起来。老八是最小的一个,她不怎么爱说话,但很真诚,答应我这两天就组织一次姐妹的聚会,一起喝喝酒,宽慰一下大姐。这里要说一下,她们几个姐妹都喝酒,而且酒量都特别不错。除了星月,剩下的应该都会抽烟,起码我知道的老三、老六都会。老三毕竟是开洗浴的,风尘事儿见多了。一张口说话,便知道这是个极其聪明的女人,对男女之事很通透,要想拿下得需要真的打动她,或者她真的喜欢你。从字里行间感觉不到老三对性爱太多的渴望,我想,她一定不缺床伴,而且也应该有过很多床伴,才能对我这个大姐的“崩户”有一种很随和又了然于胸的感觉。

  男人就是这样,对倒贴的女人是没那么大兴趣,往往上了也不会很珍惜。反而对那些不太好上手又觉得很有希望上手的女人,充满了攻城掠地的攻击性。

  接触了她们仨后,我目标很快就专一到老六一个人身上,对老三老八兴趣缺缺。但老三是个很好的聊天对象,因为她很懂也很透,你一说,她就全明白了。老三后来一直是我毫无顾忌谈论性爱的好姐姐,直至她的洗浴中心被人查封,才渐渐断了联系。

  老六则不然,老六是个矫情的女人,爱讲情调,有一套自己的理论。她的理论就是,男人要想操我,请吃请喝买礼物,那是必须的。而且要看我喜不喜欢这个男人,不喜欢的姑奶奶一眼都不看。你看,就是这样,和星月姐的朴实完全不同,这也是为什么她不结婚而傍老铁的缘故吧。

  我借着倾诉对大姐的相思之苦为由头,很快就跟老六聊得火热。话题从她的一句“你跟大姐崩锅和谐不?”,好奇的问话开始,转向了彼此对性爱的探讨。我抓住机会详细的描述了我跟大姐崩锅的激烈,其中最打动她的,应该是我们一做爱就是一个多小时,而且一天做三四次。想想也是,老六傍的老铁年纪不小了,身体上肯定比不上我这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啦。再加上我在看似无心的讲述过程中,刻意强调时间长让大姐多次高潮后的那种平时达不到的顶级高潮。老六很快就动了心。

  于是,也就聊了一个多星期吧, 一次看似的偶然,老六说朋友送了几箱酒,自己搬不回去,老铁又出门了,问我能不能帮着搬一下。我当然义不容辞啦!打个车过去,跟她一起打车到家,把酒全搬进了地下小房里。又顺理成章的跟着老六上楼去洗洗手喝口水。

  我是个不太爱主动的人,别看QQ上聊的多露骨,真的到了事上,我还是很矜持的,骨子里的东西,一时很难改变。所以坐在老六家的沙发上,我还是很正经的跟六姐聊着沈阳的天气。正是夏天,沈阳的女人们是不吝啬穿各种时髦又性感的衣服的,比起华北地区的女人要洋气也性感许多。

  我就借着这个话题说,真喜欢这俩月,因为可以看到很多高跟丝袜的美腿。夏天真是男人们的天堂。六姐在厨房切水果,接话说,夏天也是女人们的天堂呀,因为可以尽情的穿好看衣服显摆自己的身材啦。

  我说那也得是有身材的女人,没身材的想露都没有啦。

  “咋地!挤兑姐姐呐是吧?”六姐端着盘水果出来,酒红色的波浪发松散的扎在肩上,也没卸妆,长长的眼睫毛簌簌的抖着。她今天也穿了短裙丝袜,不过在家里就换了双凉拖,这妖精,居家拖鞋都得是带跟的。

  “哪有呀!我可没挤兑你啊!六姐。你身材这么好。”我还真是一头雾水,六姐个子不高,身材娇小玲珑,说瘦吧也不算瘦,屁股上有肉,但腿很细。胸脯不算大,也就是个B杯的样子,可配上小细腰,就挺显曲线的。胜在她爱捯饬,穿衣打扮配饰各方面都有品味,把一个本来普通女人的身材,修饰得一眼看过去就是个美女。

  “还说没挤兑我,不就是我这俩扎小点儿嘛,没有大姐的大。哼!”女人挑一块菠萝放进嘴里,斜着眼睛剜了我一眼。东北管奶子叫扎。

  “那是因为你瘦呀,人瘦了扎就小点儿。可不影响曲线呀,跟我姐的小蛮腰一比,嚯,这俩扎还真显大呢!”我赶紧往回找补,夸夸腰细,女人高兴。

  “行啦!别哄我,知道你们男人都喜欢大胸!”

  “我就不,姐,我真不,我觉得最好的尺寸就是你这么大的,看着不累赘,摸着还有货!”

  “嗬,你知道我多大呀,还摸着有货,哈哈哈哈~~”六姐笑的时候,用捏着牙签的手挡着嘴,声音含在嘴里,带着点儿鼻音,女人味十足。

  “我……我没摸过,我也看得出来呀!这不就在这儿摆着呢嘛。那么大!”我装傻充楞,然后盯着她的胸,用手往前比划了一下。

  六姐更加乐了,在沙发上前仰后合的乐,乐完了眯着眼看着我说:“铁子你真逗,你不知道女人都有魔术胸罩呀。”她们几个都叫我铁子,一是我名字叫铁军,小名就叫铁子,二是东北话里本身就有铁子这个词儿,叫着顺口。

  我继续装傻,张大嘴说,啊!敢情你这个是魔术胸罩挤出来的啊。

  六姐笑得脸也红了,眼睛里也水汪汪的,斜坐着看着我,半天没说话。

  我等她说话,看她就这么眯着眼歪头看我,就是不开口,我愣了一下,刚想再接句话的时候,六姐突然说了一句:“你摸摸不就知道了嘛~~”。声音突然就柔媚下来,还带着点儿害羞。

  那一刻,我血气上涌,心里一直蠢蠢欲动的情欲,终于找到爆发的借口了。我喘了两口粗气,冲着胸就扑了上去。

  不得不说,六姐是个很会做女人的女人,这一刻,她完全没了姐姐的姿态,像个刚谈恋爱的小姑娘一样,矜持、害羞、欲拒还迎,脸上带着点儿紧张,迷离的眼神又饱含期待。

  我把双手抓住六姐的两只奶子,隔着硬硬的海绵用力的揉搓,嘴却找到她的耳垂,一边粗重的在她耳边呼气,一边喃喃的说六姐我想你很久了我真喜欢你可想操你了六姐!

  这一刻,必须让女人感受到男人对她的身体是多么的饥渴和迷恋。女人才会因为虚荣的满足而更加打开身体去取悦迎合。

  我从耳垂沿着颈侧一路吻到锁骨,在锁骨上深吻一下,转而向上,舌尖从喉头到下巴细细的划上去,用舌尖把女人的下巴抬高,这个仰头的姿势让女人很自然的闭上眼睛陶醉其中。最后才找到她的双唇,蜻蜓点水的轻吻两下后,用力吻下去,同时双手也从乳房穿到腋下,把女人的身子紧紧箍在怀里。

  那一刻,你能感受到女人从身体里面被挤压出来的第一声娇吟。

  前面的唇继续深吻,细密不断,让女人开始呼吸艰难,有了窒息的感觉。缺氧会让人的大脑迅速进入迷乱的情欲状态里,忘掉最后一点清明。同时,左手大幅度抚摸整个背部,右手探下去,在屁股上揉捏,时不时的,屁股上的手要往臀沟里面伸一下,似有似无的撩动小逼周围的肉肉。每次手探进去,女人的屁股就会不自觉的加紧再松开,迎合着想要得到更多。

  六姐的身子软得像面条一样,在我身子下面任由我摆布,从领口里散发出的热气,夹杂着香水的味道,浓郁而淫靡。当我把手抽出来从前面摸到短裙下的时候,手指能敏感的感受到大腿中间小逼里面喷发出来的热气,一股热热的带着湿漉漉的潮气。

  我故意不脱她的衣服,只隔着丝袜不停的用手蹂躏阴部。果然,女人的两条腿开始不停的蹬来扭去,腰也开始往上挺去找那根让阴蒂痉挛的手指。看着女人在你的手指下发情,撕掉矜持,忘乎所以,那一刻男人的成就感爆棚。

  很快六姐就受不了我的挑逗,睁开双眼扑上来扒我的衬衣,然后贴在我的胸前吸吮乳头,小手也胡乱的在下面解我的裤扣。和星月姐不同的是,六姐似乎很熟练解这种按扣的皮带,一按一推,很顺利就解开了。不像星月姐,怎么弄也弄不开。

  就在六姐家米白色的布艺沙发上,我挺着大鸡巴,操爽了六姐。

  六姐的高潮表现不明显,你甚至感觉不到她究竟什么时候高潮了。因为她从鸡巴插进去的那一刻,就表现得特别疯狂,叫得特别浪,身体也紧绷,似乎每一刻都是她的高潮。我甚至后来怀疑,六姐是不是一种刻意取悦男人的表演,演得多了,久而久之,就成了她自己独特的做爱状态。

  但六姐的淫词浪语要比星月姐多多了。她会在你快速抽插的时候高喊:“真猛,大鸡巴真猛,把小逼操爽了!”;又会抱着你的腰像抽泣一样的哀求:“不要停,不要停,求求你了,就这样操我,别停!”;还会在你快要高潮的时候配合着叫:“我要你!快射给我吧!小骚逼想吃精子了,小骚逼好久没射进去了。我要!大鸡巴!我要你射~~~”

  就像你看到的,一个被调教成熟的骚货。不管在人前多么矜持,一旦上了床,动了情,一切伪装都会消褪,还原给你那个真实的骚浪的她。每个狩猎多年的老司机,应该都有相同的心态。一旦女人搞上手了,平时的聊天就没多大意思了。以前互相引诱时候的聊天工具,就变成了约炮时候的联系方式而已。少了那种勾引期间日夜在线等着信息的执着和热情。

  我和星月在女儿抓现场之后,便陷入了一个感情的冰封期,联系得很少,她不敢上QQ,怕女儿再看到,更不敢再约我,心里也有了阴影。而闲不住的我,刚开发了六姐,和六姐打得火热,也没太顾得上跟星月聊天。

  我一度把这种行为,形容成“狗熊掰棒子”。眼睛一直在盯着前面的玉米棒子,口水哗啦哗啦的,因为眼前总有新棒子,所以总感觉自己还没吃饱,饥渴的一直往前走着。掰下来的棒子就夹在胳肢窝里,心里想着反正这棒子已经是自己的了,随时饿了随时吃。但眼前面的棒子还不属于自己,那个棒子才是要赶紧去掰下来的。等掰到新的棒子,又觉得胳肢窝里这个不如手中刚掰下来的新鲜,于是毫不吝惜的撇了胳肢窝的,又无比珍惜的把手里的塞回胳肢窝里去了。

  就这样,那些常年猎艳的男人们,一直在不断重复着“发现——勾引——上床——冷落——发现”的一个循环过程,“祸害”着一个又一个女人。

  而那些刚被胳肢窝夹热了,又被无情撇下的女人们,尝到了甜头,那里还守得住,于是又跑回玉米秆上,打扮成刚成熟的新玉米棒子,等待新的狗熊出现。这也是调查说中国人的出轨率已经超过美国人的缘故吧。

  反过来再想想,也许你当做新鲜玉米,费尽心机掰下来捧在手里的嫩棒子,已经是被好几个狗熊掰过好几个胳肢窝夹过了。这样就形成一个循环,让每个人都不断的在尝鲜高潮和厌弃的过程里满足着自己的征服欲和性欲。毕竟女人的逼很难在短时间内让人给操松了,而女人又是天生的演技派。所以女人从第一次被掰下来开始,直到五六十岁停经,只要自己想要,可以一直站在枝头享受不同的男人来掰自己。即使那些在炮火里经历多少年已经人老珠黄的熟女们,也有一片专门喜欢“熟妇”甚至“超熟妇”的男人市场。可男人们就要逊色许多了,年纪稍微大点儿,体力跟不上了,即使心里再想,也很难再掰下来一个玉米棒子了,只能眼睁睁看着后来的年轻狗熊们步履生风的超过自己,掰走所有的嫩棒子。我个人觉得,在男人和女人的这场大博弈里,貌似男人一直在猎取又丢弃,占据着上风地位,但真正的赢家,是那些在一次一次掰了扔了再等着掰的过程中享受各种快感的女人们。

  扯远了,隔两天不写,思路就很难接的上上一段了。这么多年狩猎经验,各种感情经历,随着年纪越来越大,总会生出一些感慨。怀旧、总结,这是老去的征兆吧,哈哈。好了,继续咱们这段故事。

  一直认为,我应该是六姐众多炮友中的一股清流。因为六姐跟着老铁认识的都是些三教九流的人物,多数是陪着老铁打牌时候认识的,所以六姐裙下的炮友,多是手头阔绰的生意人,不谈太多感情,对上眼,又肯花钱,就能爬上六姐的床。我以为,六姐这样子,是因为她从老铁那里得不到爱,寂寞空虚所致,但后来老铁做生意赔钱,落魄后,六姐依然不离不弃,甚至随老铁跑到内蒙的穷乡僻壤里,也毫无怨言。这种重情重义的作风,让我对东北女人刮目相看。

  我和六姐的炮友关系一直保持到我离开沈阳,但是我们做爱并不频繁。因为她的生活里的主角是打牌,和工作上的同事们打牌,和棋牌室的牌友们打牌,和老铁的朋友们打牌。打牌之余,才是做爱。在东北,打牌成风,吃和玩,是东北生活中很重要的两项,这也是东北经济没落的一个因素吧。

  我是个闲不住。和六姐过了蜜月期,星月又约不出来,我就继续在网上钓新的网友,QQ天天在线。我小时候爱都推理小说,那时候不只是福尔摩斯,还有阿加莎克里斯蒂,后来又看了金田一和柯南。所以养成了从细节来推理的习惯。我就喜欢看别人的QQ空间,然后从那些心情呀、签名呀、点赞留言等各个字里行间,以及照片、地理位置、手机后缀等一切细节来推断这个人。往往这样的细节,会在聊天时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

  我就经常看小学的空间。90后的空间特别绚烂,各种杀马特,各种星星点点的装饰。于是我就发现,小雪特别喜欢玩劲舞团或者叫QQ炫舞吧,反正是个跳舞的游戏。有一个游戏里的男朋友对她特别好,两个人频繁的在空间里互相点赞留言,老公老婆叫得不亦乐乎。偶尔我们也聊几句,但是更多时候,她只要上了QQ,就是在玩游戏中。小丫头还记得我们的约定,让我请她吃肯德基。我其实在上次抓现场之后的第二天,就跟星月姐说了,小雪加我QQ的事情,也说了小雪要我请吃饭。但星月姐当时很惶恐,一再要求我不要跟小雪多说话,尽量不说话,更别提请吃肯德基了。我理解一个母亲保护女儿的那种本能,所以我很配合的没再跟小雪多说话。而小雪也很快淹没在我不断加入新人的QQ好友里,淡出了我的视线。

  2011年春天,我QQ上加了一个大哥。他自称是以前在人性本色论坛里看到过我的色文,他的妻子对我所描写的性爱特别向往,想让我跟他老婆聊一聊。(这是真事,我以前笔名逸仙,写了一个十五六万字的长篇连载,叫《那些混乱的日子》,以顾铁军的第一人称记述了我在北京的各种性爱经历,包括了群P,夫妻,单女,甚至BISEX。)这样,又一个女人走入了我的世界,这个叫燕若雪的女人,在此后的几年时间里,带我看到了不一样的女人,让我深深地爱上了这个有夫之妇。我们文字做爱、QQ遥控、再到见面做爱、到相携出游、她怀孕、孕期做爱。在大哥刻意回避的监督下,我和燕若雪相识、相知、热恋、到最后的分开,经历了一场唯美的恋爱。以至于到现在,老婆白流苏问我最喜欢的女人是什么样子的,我就会闭上眼,一边幻想着燕若雪的媚态,一边描述着她的美好。

  就这样,有了一颗新鲜的玉米棒子在前面吸引着我,星月姐、小雪,都渐渐的淡出了我的生活。到后来,厂子倒闭,我离开沈阳回到河北,再也没见过她们娘俩。

  但是,QQ一直在。偶尔会看到,小雪开始恋爱,发很多恋爱中少女的心态。90后女孩的恋爱不像我们80后那般矜持,她们似乎从小就什么都懂得,满嘴脏话你妈我妈他妈的互相留言,赤裸裸的挑逗,亲嘴崩锅都会出现在空间的留言里,肆无忌惮,无所顾忌。以至于我都惊讶于,这个孩子怎么会变成这样了,还没十八岁,就在空间里说XX小骚逼多爱搞破鞋,还撩她男朋友,真想撕了那张给XXX口爆多少次的嘴。看到这样的话,居然让我蠢蠢欲动,想去上了这个印象中眼睛大大的小丫头。

  2013年,小雪代表沈阳外国语学校,参加了全国的中学生田径锦标赛。

  2015年秋天,小雪跟着她的教练,来到了河北体院,成为一名河北体院的新生,主攻4X100米接力。

  那一年,小雪和男朋友分手了,QQ签名以每天5、6条的速度更新着她的各种不舍和失恋的痛苦。也是因为这些频繁在我QQ空间新消息中跳动的状态更新,让这个小丫头重新回到了我的视线里。而那一年,我已经在唐山签了一个大单,跟着我人生挚友造哥同志,频繁出入于唐山龙泽路上大大小小的KTV夜总会洗浴等地,享受着人生第一桶金的喜悦。

  也是那一年,我认识了我的妻子白流苏。

  知道小雪来了河北之后,我的心里就隐隐约约的总惦记着。毕竟和星月姐有过那么一段经历,小雪又是亲眼见过我和她妈妈做爱的场景,在我心里,小雪身上从一开始就蒙着一层淡淡的暧昧的粉红色的柔光。

  于是,一次酒后无聊翻手机时,我给小雪发了一条信息:“小雪,你在石家庄上大学呀?我也在石家庄!有石家庄有事儿了找哥!”

  没想到小雪很快发来了信息,说哥,你跑到石家庄了呀。能给我找辆二手自行车吗?我想买辆自行车,但是不知道去哪儿买。

  女孩子一个人身处异地,最需要的是关爱和依靠。这也是为什么总会有“毕业就分手”的现象。所以最好吊的就是大学生了,她需要有个男人像家人一样的帮她处理一些生活事务,需要有个男人扮演她父亲、母亲、哥哥、男朋友。你做到了,她就会把你纳进心里来,向你奉上她的心,她的肉体。

  唐山到石家庄很快,开车也就五个半钟头,心血来潮的我,当晚就开车到了石家庄。先在石家庄找了家酒店住下,给小丫头发了个QQ,告诉她明天带她去买自行车去。隔着QQ,都能看到她开心的样子。异域他乡,一个小女孩找到亲人的开心。

  我从不赖床,晚上睡多晚,第二天也是7点就醒。简单洗漱一下,我开车去她们大学接她。体院在石家庄郊区,距离市区有一段距离的车程,就像沈阳的沈北大学城一样,是一片高校聚集地。说起沈北,那里有些小空姐,品质确实不错。哈哈。

  一路想找个像模像样的早餐店都没找到,但是学校门口小吃摊子很多,我停下车,顺手买了两杯粥两个煎饼两枚茶叶蛋。然后就按照QQ里约好的,在学校北门口等她。

  刚入秋,早晨的空气很清新,略带一丝丝凉意。刚升起的太阳还没什么暖意,只是用一片金黄色把校门口的绿树都涂上一层金光。偶尔一两声鸟鸣,把人的心情给逗弄得愉悦起来,远处隐约能看到三三两两的大学生们在你的视线里朝气蓬勃。在这样的清晨,等人,也变成一种惬意的享受。

  远处有个高挑的苗条身影进了视线,吸引我的是一种带着韵律的波动。这韵律既有马尾随着脚步的左右摆动,又有胸前曲线顶起T恤的跳动。

  走进些,那眉眼也清楚了起来。还是一双大眼睛,弯弯的,小脸儿已经长开了,两个颧骨圆润起来,像少女日渐丰润的乳房一样,下巴还是那么尖削,就像被P过的那些网红的脸。只是肤色黑了许多,在阳光的映衬下,有些像蜂蜜,又有点儿像深色的琥珀,裹着一层透亮的光。宽肩膀,小细腰,胸部坚挺,面积不大但是鼓鼓的把衣服顶起两个圆丘。穿着粉色的短裤,两条健美的大长腿,一双厚底白色运动鞋。

  那天的画面我印象特别深刻。那种青春、健康又富有朝气的运动美,不带一丝妩媚性感,只凭着马尾和脚步一步一荡的韵律,只凭着白鞋长腿像钟摆一样的律动,只凭着那两只还不算大但已经胀鼓鼓的乳房的跳动,就让你的眼睛根本挪不开。我承认,我看多了各种女人脱衣服的样子,但还是被那天穿着整齐的小雪给征服了

【完】